第695章 毒箭树

小说:陈瑾宁陈靖廷 作者:六月 更新时间:2021-01-27 06:29:42 AM
  
之前靖廷算过,北漠若后退到鄙县,待了几日应该会有援兵陆续抵达,但是如今见这阵势,竟还是之前的兵马,可见援兵未至。

如此一来,两军兵马相当,加上大周士气如虹,只要瑾宁那边能拦下鲜卑,不让鲜卑援兵赶来,那大周的胜算就很大了。

当然了,若拖得太久也不行,北漠如今这支虽是主力部队,但还有兵马赶来,最好是在援兵抵达之前,就先把敌军歼灭。

所以,他要求军士一鼓作气,先拿下个小胜来壮大士气。

北漠军到底是经验丰富,且骁勇善战,纵然是在这样处于弱势和饿着肚子的时候,也顽强地抵住了大周军猛烈的强攻,没有像那天晚上突击时候那样被迅速击溃。

只听得战鼓声四起,箭雨如流星,寒风肆虐的圆谷,仿若修罗场一般,夕阳仿佛也是被血液染红,沉重无力地跌入了山的一边去。

战场顿时无限大,几十万人对垒,生死一搏,自然把战线扩展了。

秦大将军来之前便下令,不可退回鄙县,他虽在鄙县的时候做过草菅人命的事情,但北漠的子民,不可被大周人所杀。

战线于是只能往外扩展,东北方向的北漠军被逼往黑水江,虽然数九寒天,但是黑水江没有结冰,江水滔滔,夹着泥沙冲刷下来,翻滚着黄色巨浪,北漠人怕水,无法再退,只能被迫在黑水江一带与大周军生死搏斗。

与此同时,瑾宁则带着三万人往黑水镇一带而去。

这一带山路多,加上山上结冰,行军十分困难,但是瑾宁一路鼓舞军心,倒也无碍。

其实这三万人,出战之前,已经知道自己最后归宿是马革裹尸归的,三万人对抗鲜卑的二三十万大军,只不过是拖延着日子为归州大军争取时间。

抱着即将国破家亡的悲愤,深知归州失守,北漠与鲜卑大军将能长驱直入,沿途都再无阻碍了。

所以,这三万死士都表现出异常的坚毅与勇猛,一路往前压进。

李良晟也表现出了顽强的坚韧。

瑾宁认识他这么久,不曾见过他像现在这般能吃苦,这山路难走是肯定,加上他腿伤有伤,虽不至于断裂骨头,可到底扭伤过,这样没日没夜地赶路,脚踝都肿起来了。

瑾宁没有对他疾言厉色,因为这三万人看到不是她,而是李良晟。

身为大元帅,他愿意陪着他们一块走上壮烈牺牲的道路,这无疑是强大了军心,壮了气魄。

因为将士们都知道李良晟之前是摔断了腿,但是他丝毫不落进度,表现出无比的英勇与坚强,比瑾宁沿路鼓励士气更有效果。

这也是瑾宁愿意带着他出来的最大原因,当然一部分原因是他留在归州,反而会与靖廷作对,这于靖廷领军和制敌方案不利。

孙山也跟她一块来,瑾宁便让孙山帮着带他一把,一路虽山高路滑,但畅通无阻地抵达了黑水山一带,比预期的要快了大半天。

这里山多地高,且有许多参天大树,对于隐藏十分有利。

瑾宁让大家稍作停顿之后,便马上设伏。

瑾宁打算用大峡谷的办法,挖乱石备战,但是到了黑水山之后才发现,这里地势十分复杂,隐藏方便,可要用乱石滚下,除非是三万人都站在上头投石,且是对着敌人投,否则没办法沿山势滚下去,因为断层太多了,命中率太低。

“监军,可有其他什么法子?”孙山也束手无策,便前来问瑾宁。

瑾宁也一时无计可施,道:“先安顿一下,我往上再探一下,看看可有其他办法。”

“是!”孙山道,“末将陪监军一起。”

瑾宁带了几个人往上走,这里到处都是山,底下有一条大路,鲜卑军是必须要从底下通过,取了制高点,其实是很有利的,可惜断层的山太多。

瑾宁往前探了大概一个时辰,发现往高处再走反而不利于埋伏,因为距离底下通过的道路太远太高了。

她摇摇头,对孙山道:“不行,除非石头会自己拐弯,否则,没办法在这上头设伏。”

孙山也有些犯愁,想了想,道:“监军,若实在没办法,不如由将士举起乱石投下,能杀一个是一个。”

瑾宁道:“不行,且不说这样站起来投石会暴露自己,让鲜卑的箭雨飞过来,单说徒手投石也不行,若都是十几二十斤的石头也就罢了,可有些巨石过大,人力举不起,只能借助山势滚下。”

孙山想了想,还真是,若能撬下巨石,才能造成鲜卑军的伤亡,且还能阻挡去路。

几人遂下山去,刚回到营地,便见有一名士兵急忙上前,“监军,孙将军,有两位兄弟不知道怎么回事,忽然死了。”

瑾宁与孙山一听,脸色微变,快步走了过去。

只见几人围着那两名死了的士兵,他们的尸体被平放在地上,嘴唇紫黑,俨然是中毒的模样。

“快看看,他们是被什么咬了吗?是不是毒蛇?看看身上有没有伤口。”孙山忙道。

士兵忙为检查他们的尸体,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被咬的伤口,倒是在他们的手背手心处发现了一些小伤,应该是沿途上山的时候摔倒被尖石刺伤的。

这些伤口都是划痕,不像是被咬的,只是伤口周边也有些淤黑色。

瑾宁仿佛有所顿悟,往四周一看,只见四周都是参天高树,她想了想,拿起匕首在树干上割开,只见树皮被伤之后,流出了汁。

“是毒箭树。”瑾宁沉声道。

“毒箭树?”孙山一怔,“是什么树?”

瑾宁道:“是见血封喉树,这种树很高大,最高可到十丈,树皮割开之后,会流出黄白色的汁,这些汁便是剧毒。只要用一些染在箭头上,射穿敌人的皮肤,哪怕不是中要害,只要见了血,就必死无疑,因而叫见血封喉树。”

她说完,脸色沉了沉,道:“吩咐下去,有伤口的人不得太过接近这些树,若看到树木流出的汁,更不能用手去碰,这些树是有剧毒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